当前位置:北京畅聊天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社会柏林电影节平淡开幕,官方提示消毒,但无人戴口罩
柏林电影节平淡开幕,官方提示消毒,但无人戴口罩
2022-08-12

文/顾草草

德国柏林当地时间2月20日,第7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正式开幕。Ifeng电影特派记者如期来到柏林,进行现场报道。

第70届柏林电影节海报

开幕当晚,柏林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主竞赛单元的众多主创纷纷亮相,由英国演员杰瑞米·艾恩斯率领的国际评审团,为开幕影片《我的塞林格之年》主创班底压轴。中国导演贾樟柯与中国演员齐溪也在红毯亮相。

开幕红毯

演员齐溪红毯亮相

导演贾樟柯出席第70届柏林电影节

今年,是新任主席玛丽特·里森贝克执掌的第一届柏林电影节,各国影迷和电影从业者也期待着换帅后的柏林能出现新的惊喜。

但不巧的是,新冠肺炎疫情不仅在中国产生影响,随着全球其他国家病例的出现,各类国际大型活动也不得不对此做出防御。截至目前,德国是欧洲各国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那么在这样的环境下,柏林电影节又会有何举措?

疫情之下:

官方提示消毒,预备隔离病房,但无人戴口罩

今年柏林电影节的举办本就经历了一番波折。首先是时间被迫推迟,去年初,奥斯卡突然宣布2020年的颁奖典礼的举办时间提前,抢占了柏林电影节往常的档期。作为一个艺术影展,柏林电影节无力、也无意与奥斯卡这样流量黑洞争锋,只得挪到二月底。

再者,波茨坦广场上的Cinestar影院因为场地租赁合同到期被迫关闭。以波茨坦广场为大本营的柏林电影节,往年总将次级单元的大量媒体、市场和公众放映安排在Cinestar影院。

位于波茨坦广场最大的3D影院Cinestar

遭遇如此挫折,电影节展映能力大打折扣,因此不得不将许多场次分散到亚历山大广场的Cubix影院等地,给参与电影节的各方人士带来许多不便。

亚历山大广场的Cubix影院

屋漏偏逢连夜雨,贯穿东西柏林的地铁二号线,恰恰赶上电影节期间大修波茨坦广场这一站,更给观众、专业人士在放映之间的奔波升级难度。

但以上还属于人力可以克服的麻烦,今年年初在中国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才是真正的不可抗力。病毒的破坏力和传播速度大大超过人们的想象。目前,许多国际航班停飞,一些国家的使馆暂停发放签证,而许多中国媒体和电影从业者也被困在国内,无法赶赴柏林。即使有出行能力的电影节参与者,也自觉因为隔离需要和时间安排之间的冲突而放弃了行程。

且不论大量媒体记者缺席,会让柏林电影节损失多少流量,作为柏林电影节的重要合作伙伴,海南电影节和上海电影节也无法排除工作人员赴会,提前预定的展台和活动只能放弃,这恐怕也会让柏林今年的市场活动失色不少。

柏林电影节在官网发布的说明

柏林电影节于开幕前夕在官网上发表了一篇简短的说明。说明表示,面对疫情,电影节官方会和柏林市政府及各类机构将会紧密合作,确保电影节安全顺利地举行。

电影节官方会在所有放映、活动场地提供灭菌消毒用品,并为可能出现的疑似病例准备好应对措施:

柏林病毒所严阵以待;

柏林的Charite医院也准备好了隔离病房;

政府疾控部门罗伯特·科赫中心的工作人员会在机场对来自中国和其他疫情严重地区的电影节参与者提供各种防疫信息。

Ifeng电影的记者去电影节场馆领取证件时,确实发现,在媒体中心、举办新闻发布会的Grand Hyatt酒店里以及每一个洗手间内,随处可见有消毒功能的清洁产品。

时不时能看到一些提醒人们勤快正确清洗双手、打喷嚏科学掩住口鼻的防疫卫生须知海报。

不过就记者所见,电影节场地内、乃至柏林市内并没有人佩戴任何型号的口罩,人们对于电影节的热情和期盼,也没有因为疫情而受到丝毫影响。在所有进入室内场地的区域,电影节也并未实施如测量体温这样的针对疫情的管控措施。

柏林波茨坦广场地铁站实拍,无人戴口罩

针对疫情威胁,Ifeng电影专门询问了柏林电影节的工作人员,是否还有其他应对预案。工作人员表示,除了那篇回应的内容,他们目前不会采取其他的防疫行动。即使有来自疫情严重国家或者地区的人来参加电影节,他们也信任机场和其他交通关卡的工作人员会完成预防、检测和要求隔离的工作。

除此之外,据记者自己的观察,因疫情而歧视华人的现象,在柏林并不多见,起码记者自己并未遭遇,不久前,一些中国艺术家还在柏林的布兰登堡门进行过反歧视的行为艺术活动,引发当地媒体关注。

换帅变革:

增加实验性质单元,鼓励观众走进影院看电视剧

2020年,是曾经身兼商务和艺术两个总监职能的迪特·考斯力克退位的第一年,也是经理人玛丽特·里森贝克和艺术总监卡洛·查特里安这对新搭档,执掌柏林电影节的新一年。

前主席兼前艺术总监迪特·考斯力克

导致考斯力克下台的原因颇多,年龄压力、身兼数职却分身乏术的困局、人脉和选片资源枯竭等等,都对他有影响。

前主席兼前艺术总监迪特·考斯力克

一向前卫大胆、锐意革新的柏林电影节当然不甘成为欧洲三大电影节中最黯淡一个,选择两位新人登台改革,不说为了重现往日辉煌,至少也拿出了迎头而上的魄力。

那么两位新的掌门人都给柏林带来了哪些变化?

现任主席玛丽特·里森贝克

现任艺术总监卡洛·查特里安

作为艺术总监的卡洛·查特里安,显然是柏林变革的核心,或者说,他带来的改变是最直观的。这位洛迦诺国际电影节的前任选片人,48岁入主柏林,可以说职业生涯更上一层楼。他在今年电影节手册上的前言便能彰显出朝气和野心,直接提出一个终极大问题:什么是电影?

在他看来,电影在公共讨论空间中的可能,在历史的维度中,在和观众的对话中,在抛弃偏见和成见的前提下,是以多种角度、从多种身份提出问题——而非提供现成答案,和现实直接交战。

不难想象,持有这样的观点,从洛迦诺这样更高冷、小众的艺术影展来到柏林这样的“大众电影节”,查特里安必将迎来很多挑战。但他显得非常有信心,新官上任,雷厉风行,作出了大刀阔斧的改变。

首先便是在主竞赛风格和口味上的试水。今年的主竞赛阵容,打眼一看似乎远不如前几年,几乎没有韦斯·安德森这样的明星导演,演员阵容中也没有几个好莱坞大牌。

但细细一看,这份片单中确实蕴含着非常有趣而老道的策展意图。

英国导演莎莉·波特、韩国导演洪尚秀这样的常客重返柏林,作者导演的招牌够硬,作品艺术水准有保障;

英国导演莎莉·波特

韩国导演洪尚秀

从法国人手中抢来了阿贝尔·费拉拉、菲利普·加瑞尔、穆罕默德·拉索罗夫这几位“戛纳嫡系”,也顺便打包了威廉·达福这样叫好又叫座的王牌演员,足见公关水准;

美国导演阿贝尔·费拉拉

法国导演菲利普·加瑞尔

伊朗导演穆罕默德·拉索罗夫

美国著名演员威廉·达福

不拘一格,即使没有世界首映,也破例请来了凯莉·雷查德的《第一头牛》和俄罗斯传奇电影《列夫·朗道:娜塔莎》参与竞赛;

《First Cow(第一头牛)》

《Дау. Наташа(列夫·朗道:娜塔莎)》

更从洛迦诺带来了自己一手扶植起来的年轻人:指导巴西影片《所有死者》的马克·杜特拉,指导《从不,很少,有时,总是》的伊莉莎·希特曼;

《All the Dead Ones(所有死者)》

导演马克·杜特拉

《Never, Rarely, Sometimes, Always(从不,很少,有时,总是)》

导演伊莉莎·希特曼

在里森贝克的支持下积极提携新人,比如拍摄三小时长片《柏林亚历山大广场》的德国导演布尔汗·奎巴尼,指导《入侵者》的阿根廷导演娜塔丽·梅特等……

《Alexanderplatz(柏林亚历山大广场)》

导演布尔汗·奎巴尼

《El Prófugo(入侵者)》

更别说,《我的妹妹》和《温蒂娜》两部电影的入围彻底点燃了所有德国人,《我的妹妹》卡司了全德国最炙手可热的两位演员妮娜·霍斯和拉斯·艾丁格,两个人的票房号召力无可匹敌,开票当天这部电影所有场次的票几乎秒杀卖光;

《Schwesterlein(我的妹妹)》

德国演员妮娜·霍斯

德国演员拉斯·艾丁格

而德国当代影坛的骄傲克里斯蒂安·佩措尔德,曾拍出了《不死鸟》、《芭芭拉》这样的杰作,多少影迷盼着他捧得金熊。

德国导演克里斯蒂安·佩措尔德

无论是苛刻的影评人、追求流量的记者、审时度势的片商、还是积极参与的普通观众或影迷,都能在这份主竞赛名单中有所收获。

在主竞赛以外,查特里安的动作也不小。

进一步扩大特别展映单元,收纳更多明星名导的作品,让电影节真正像一个节日。不管是皮克斯的最新动画《1/2的魔法》,还是西格妮·韦弗领衔出演的开幕片《当我成为塞林格》,或者约翰·尼德普、浅野忠信、比尔·奈伊、真田广之等巨星云集的《水俣病》,以及意大利传奇男演员罗伯托·贝尼尼高龄出山主演的《皮诺曹》,都会让柏林电影宫前的红毯人流如潮、喜气洋洋。

《Onward(1/2的魔法)》

西格妮·韦弗领衔主演《My Salinger Year》

约翰·尼德普在《Minamata(水俣病)》中的出演

罗伯托·贝尼尼出演《Pinocchio(皮诺曹)》

但是查特里安完全取消了原本拥有主竞赛电影待遇的非竞赛影片,将之收拢在一个新的单元“遇见(Encounters)”之下,作为对主竞赛电影的某种补充。在新闻发布会上,查特里安面对记者的质疑,这样解释他的用意:这个单元的电影,让选片人感受到一种特殊的自由,它们或是包含非凡的勇气,或是在和过去影像的对话之中,探索着电影语言的新可能;它们可能是已经功成名就的电影人不同寻常的尝试,或许不适合参与竞赛,但会给观众带来巨大的惊喜。

确实,竞赛不应该是电影参与电影节的最主要的目的,电影节的职能之一本就是让人们在院线以外看到电影的更多可能性。在这个单元中,既能看到罗马尼亚名导普优的神学思辨,也能看到波兰电影人十一年磨一剑的动画迷宫,更有约瑟芬·德克这样的独立影人带着新片《雪莉》从论坛单元一路升级。

《Shirley(雪莉)》

导演约瑟芬·德克

随着影视产业的资本转移、电影人对于题材和形式的探索、流媒体入局,电视剧突破了客厅娱乐的产品规格限制,逐步崛起。不管是戛纳还是威尼斯,都在给电视剧越来越多的关注,邀请《双峰》、《年轻的教宗》这样的热门美剧参与展映。

《Twin Peaks(双峰)》

《Twin Peaks(双峰)》

《The Young Pope(年轻的教宗)》

《The Young Pope(年轻的教宗)》

柏林电影节虽然在这方面的意识来得不早,但是查特里安今年大手一挥,干脆安排了一个电视剧单元,鼓励观众走进电影院binge。难以想象,一个城市的观众在电影节期间脱产马拉松集体观剧,简直是行为艺术一般的存在。

而这个单元的选片口味也十分丰富,既有凯特·布兰切特领衔的《无主之殇》聚焦难民生存现状,也有《希拉里》这样的政治记录长篇侧写时代。

《Hillary(希拉里)》

《Hillary(希拉里)》

华语片在柏林:

蔡明亮成主竞赛独苗,贾樟柯刷足存在感

那么今年经查特里安重新洗牌的柏林电影节,具体有哪些值得中国观众关注的亮点呢?

相比往年,今年的柏林并没有太多华语电影人的身影。主竞赛单元只有蔡明亮导演的《日子》,这部两个多小时的电影全程没有一句对白,非常符合蔡明亮这两年追求纯艺术、心中无“观众”的创作路线。

《日子》海报

《日子》海报

台湾演员李康生与泰国演员亚侬弘尚希在剧中饰演的角色

《日子》剧照

《日子》剧照

导演蔡明亮

不过贾樟柯导演一个人,恐怕就为中国电影人刷足了存在感。

他的最新纪录片作品《一直游到海水变蓝》入围特别展映单元,媒体场放映安排在电影节第一天第一场,可谓打头阵。这部云集贾平凹、余华、苏童、梁鸿等著名作家的银幕口述史,聚焦七十年代,呈现个体记忆和个体叙述中的历史细节,展露出贾樟柯作为知识分子对于家国命运的追根溯源。

《一直游到海水变蓝》海报

《一直游到海水变蓝》剧照

《一直游到海水变蓝》剧照

导演贾樟柯

在论坛单元,还有一部宋方导演、齐溪主演的电影《平静》,由贾樟柯担任监制。除此以外,在新总监为了庆祝柏林电影节七十周年而创建的“On Transmission”单元,将会重映贾樟柯的处女作《小武》的胶片修复版,并在映后邀请贾樟柯和导演霍猛进行对谈。

《平静》海报

《平静》海报

主创人员:导演宋方(左)、制片人贾樟柯(中)和演员齐溪(右)

同在这个单元的,还有前年斩获戛纳金棕榈大奖的日本导演是枝裕和,威尼斯金狮奖获得者、瑞典巨匠罗伊·安德森,法国名导奥利维亚·阿萨亚斯、克莱尔·德尼,李安等等,可以说是大师班本班了。

日本导演是枝裕和

瑞典导演罗伊·安德森

法国导演奥利维亚·阿萨亚斯

法国导演克莱尔·德尼

中国导演李安

除此之外,贾樟柯个人还会开设一个影人工作坊,从专业的角度分享一个出身农村、向城市进发的电影“爱好者”,是怎样和同侪一起,打破框架,实现了独立电影界的集体变革,走上国际影坛,发出自己的声音。

中国香港电影《叔·叔》入围全景单元。这部酷儿题材电影,讲述了两个各有家庭的老年“深柜“,在晚年遇到彼此,展开了一段含蓄隐忍的黄昏恋曲。影片以生活化的语言和影像叙事,以两位演员太保和袁福华精湛妥帖的演技为支撑,讲述了市井之中,平凡人在爱情和家庭间的两难困境。

《叔·叔》海报

《叔·叔》剧照

《叔·叔》剧照

《叔·叔》剧照

《叔·叔》剧照

这部电影也入选柏林泰迪单元,是被许多影评人看好的获奖种子选手。

究竟上述影片的成色如何,Ifeng电影将在柏林现场继续带来报道。